荔枝子

吃粮号orzzzzzzzz

女儿

??原来我已经几乎快一年没发过正文了吗??????

[原创.]吐司和果酱。

*ooc严重、极为意识流注意。

*给个小红心嘛。

*其实是be。不知道看得出来吗。


【一】

你第一次看到那个节目的时候正撕扯着一块涂满草莓果酱的吐司,其实发现它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胳膊肘戳到了切换频道的按钮而已。

映入眼帘的不过是两个人和一张沙发而已,似乎信号很差、屏幕不时会变成黑白,闪过几道杂乱的条纹。似乎只有两个人坐在一张沙发上说着一些无聊的话题而已。你本以为这不过是什么三流的访谈节目或者小道新闻报道,但在听清楚内容之后倒是被吸引住了。似乎它的录制质量也不是很好,那两个人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偶尔声音还会一下子消失。你放下吐司靠近电视仔细辨认。——要知道你们...

油焖大虾啊油焖大虾。

【原创】墓碑。

假装是党费。

全程不知所云瞎写。超短。ooc的很。

有些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有时间改改吧。病句有。


她仿佛奶油蘑菇汤那种带着浓郁奶油味道的头发如同瀑布般垂至腰间——说实话、我也不太知道这么形容是否准确。那头发看起来就及其柔顺,在末端打着卷儿、看起来仿佛故意吸引别人似的。蓝白相间,缝着许多小小菱形的黑色图案的蝴蝶结发卡别在她头顶上,没有多出一丝杂乱的头发,有些微微蓬松的短刘海因为她急促的呼吸轻轻颤动,她的双手紧紧扣在一起好似在祈祷。她穿着的,制服般干净得体的暗紫色蓬蓬裙,似乎刚才的剧烈运动并没有影响到丝毫。可是那双黑色的低跟绑带长靴沾上了一些尘土。腰部腰带一样,黑白条纹相间...

2017-10-02 /  标签 : aph米白铂金组 11 1

瞎拍。
这让我想起来上上个夏天在星巴克买的青椰冰摇咖啡hmmm。

食玩新玩法。(什么)

是胡同。

【短打】鸟罗松红。

严重意识流ooc注意避雷。
脑洞有参考。
把这当党费交了。
其实全篇没有写到两个人的名字注意避雷。

并且雷狮几乎没怎么出场。注意避雷。



她给他讲述愚蠢的寓言,涂着浆果色的口红在脸上抹上浅粉色的腮红。
「我喜欢夜晚。」
她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台阶上显得遥远不可及。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感觉他们看起来近的可以一下子抓住,而其实在不同的世界里徘徊着,试图理解对方。
她总是突然间吐出几个带有奇异色彩的句子,让人难以捉摸。
不得不说,她是两种完全相反性格的矛盾结合体。来自地狱的魔女和来自天堂的神。曾经有人这样形容她。
她也在自己星星形状的粉色塑料发卡上喷草莓味的香水。
他对她半是欣赏半是不屑。
他们本来就不是一类人。虽然不...

上一页 1/3